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行業新聞

建築裝飾行業如何向數字化轉型

發布時間:2019-01-14   瀏覽:

在最近的“數字經濟與規則研討會”上,國家監管和研究機構得出了這樣的結論:全球數字經濟的“巴爾幹化”將不可避免。國家對貿易、投資等的監管理論、知識和方法等都是在工業時代形成的,對數字經濟和知識經濟的社會治理方式,將從試錯和姑息發展成為適應的狀態。在這個背景下,國家持續頒布了一係列建築裝飾行業在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發展,以及新知識經濟發展方麵的推動政策,各種新政均指向了數字經濟和知識經濟將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轉型方向。


以往工業經濟背景下的經營戰略,在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大局中,越發表現出了其力不從心的狀態。傳統工業化思想在企業戰略的發展、新產品的研發、經營管理的變革突破、營銷和服務渠道創新上,顯示出了在數字經濟潮流中的不適應。工業時代的技術、產品、渠道將不可避免地成為數字技術價值載體的附屬。以數字技術為核心的新的價值載體,將成為企業主要資源投向的主體。


所有的趨勢表明,企業發展的必由之路將是數字化和數字經濟化的轉型之路。在原有行業成就的基礎上,逐步並徹底地轉型成為數字經濟新環境下的新數字化企業。投身於數字經濟,投向行業數字技術的發展,成為行業數字化轉型的前端,是企業在新的時期可以繼續高速發展必需的動力。


一、建築裝飾行業產業蓄積了巨大的發展能量,正在孕育全新的行業轉型投資機會


(一)市場高速發展的紅利期已過,數字化創新驅動將根本性改變行業原有結構並可獲得新的高利潤點


在過去的時期中,經濟的高速發展為企業帶來了巨大的發展紅利。可快速複製的、無差別的產品技術和服務渠道,是企業發展的共性基礎。但發展的理性變化和技術的推進,使企業從紅利分配驅動無差別發展,已經過渡到了精細化管理驅動市場的狀態。


目前,產品技術、生產工藝和渠道發展的超精細化,並不能再次給企業帶來更多的發展驅動。0.03%的建築業信息化率,原因在於數字化技術隻是“孤立和封閉”地應用於局部業務,沒有從一個有效的入口點鏈接全產業,形成行業的“全開放”的新業態,這成為了行業和行業內企業發展的瓶頸。新的產品和市場思想在這樣的環境下,沒有了發展的能力。


為自身的發展鋪出全新的數字化的道路,以這一數字化道路運營成為行業和行業經濟發展的領軍企業,是建築裝飾企業目前的發展必由之路,互聯網數字經濟在其它行業發展的曆史,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二)裝飾行業總量持續發展,互聯網“馬太效應”逐步展現


雖然建築裝飾行業的發展速度在放緩,但高於國家經濟發展平均的速度和極高的經濟總量占比,使其有資格成為下一個經濟的最熱點行業。


“傳統”是這個行業當前明顯的特征。由於行業的龐大,一些數字技術和新數字經濟的融入,當前隻涉及了企業內部管理和外部營銷的局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數字技術在建築裝飾業內發展,一些業內企業紛紛將研發資源投向了數字化技術,尤其在與收入直接相關的外部營銷——渠道和產品服務上。極低成本的多方鏈接,是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的源動力,這一動力直接趨使資金、原料、技術等向最先形成新行業結構下的鏈源企業傾斜,最終形成一家獨大或少數獨大的“馬太效應”。這是數字技術和數字經濟本質下的互聯網在各行業發展後的共性。


(三)國家對行業管理的政策仍停留在工業化時代的水平,但對行業數字化的發展已從試錯與姑息發展到了適應的狀態


國家多個部委及各地各級機構,為了推動行業的有效發展,持續出台各種推動行業發展的新政策和管理辦法。住建部《關於推進建築信息模型應用的指導意見》中提出,在2020年末,集成應用BIM的項目比率將達到80%。2022年時比率將達到100%;國務院《建築產業現代化發展綱要》要求全國新建全裝修成品住宅麵積比率,2020年達到30%,到2025年達到50%;各地方也頒布了一係列高於國家要求的地方性政策。這些新政均直接或間接地指向推動建築和建築裝飾行業的重新建構,這一重構重點的內源動力是鏈接全產業的,而不是局部業務的數字化技術和數字化經濟模型。在國家對行業新的管理方法和新的推進措施推動下,局部的數字化技術和經濟環境建設的努力和試錯已逐步完成,新的行業龍頭將一改“大行業,小企業”的行業碎片化現狀,平台化、數字化、突破式、高效鏈接的行業發展格局已經產生。


(四)產業互聯網正在蓄積發展的力量


在過去的多年中,行業在產品管理和服務渠道上產生了諸多新數字技術服務。在交易型互聯網結構發展的努力中,沒有涉及本質的業務入口和生產型的行業特征,使行業付出了巨大的試錯代價:生產和服務企業淪為交易型互聯網經濟的附庸;材料企業囿於固有渠道和新渠道的雙重投入和自我扼殺;設計機構失去了鏈接力整合再優化的動能而在分解和變得更加分散等等。


以工業化4.0和loT為指向的產業互聯網已經在當前技術和投資環境下,在其它行業已逐步形成,社會的各種資源正在從交易型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在價值生產與創造的源頭,產生鏈接全行業的全部價值,並深度融入後創造了具備可塑性特質的再生價值係統。


二、做建築裝飾行業未來話語權主導者


一千零一藝(ART1001)創始人汪邦頂說:j中國的市場發展已全麵步入“技術+資本”的時代。我們“崇尚技術,尊重資本”,“不斷形成的技術壁壘+完善的商業模式+資本的錦上添花”就是我們一千零一藝(ART1001)發展的基本路徑與形態;創造“阿拉丁BIM雲平台”形成牽一發動全身的動力引擎,是我們技術突破的關鍵;以設計為入口而貫穿全產業鏈全生命周期,是我們突破邊界、連接開放的必然選擇。


當前,我們知道,重構行業的幾大流量入口已形成包圍之勢,幾大流量入口的爭奪戰已經全麵展開:


1.以設計為入口


2.以供應鏈為入口


3.以智能家居為入口


當然,還有更多的入口,但這三個入口的爭奪最為激烈。


在產業鏈形成與實施過程中,設計是龍頭,同時也是貫穿產業鏈始終者,一切美好的願景來自於寄托於設計端,設計端話語權強,決策性強,能動性強,數字化屬性強,係統化屬性強。誰掌控了以設計為入口的數字化係統平台(全產業鏈全生命周期),誰就能打破舊有的、多重的、漫長的、高成本的、低效的生產關係而重構新的生產關係,打掉不必要的中間環節,以機器人代替人,核心競爭力的改變形成新的生產力。而這個係統的完成,需要我們堅定不移的走一千零一藝(ART1001)一直主張的“品牌先行,技術引領,生態架構,共享共贏”的發展理念,以我們倡導的“BIM+AI+loT”為平台基礎,從而達到為行業提供轉型升級解決方案之目標。


供應鏈體係同樣是個入口,但在當下三年之內形成不了真正的話語權,供應鏈工廠未來大多數都會呈現“OEM+個性化定製”的形態模式。裝配式工廠將是一個重構供應鏈體係的新模式,裝配式工廠將多種類的材料與工藝流程集約成一體化一站式,將減少三分之二的中間環節,形成新的產業動能。但要以體係形式反突破,裝配式工廠必將回到“平台化”思維,構建“生產管維係統化平台”,即“設計平台+生產平台+施管平台”,這個入口早期投資大,資管重,但它離錢最近,3-5年內現金流好,讓創新企業可以快速進入良性循環。但要想快速形成流量入口,傳統供應鏈生產與服務結構必須改變。


目前以智能家居為入口的市場,競爭熱度已遠超創業人的想象。這是一個標準的跨界打劫入口,小米、京東、騰訊、海爾等眾多巨型企業覬覦這個市場,從搶占人的生活方式入手,第一時間就瞄準了關於家的入口。在以搶占“手機入口/汽車入口/房子入口”的爭奪戰中,手機入口、汽車入口的搶占已經白熱化,現在部分企業開始搶占房子入口,“智能家居”就必然成為了爭奪入口的武器與最好的抓手,同時也是最深入人們生活方式的入口。在這個入口爭奪站中,行業人比較悲觀,麵對巨頭的手機操控、電視機操控、機器人操控等,在“智能家居”板塊上我們似乎已經失去先機。但我們從沒有放棄關於“家”入口的爭奪。因此,搶占入口關乎我們創業與企業未來的命運。現在的裝飾100強企業,在未來10年的重構之中,將會有90%以上易主,這是必然趨勢,更是叢林規則。在這個巨型行業已經開始轉型升級的“春秋戰國時代”,誰最先形成“一統天下”或“少數獨大”的格局,我們將拭目以待。


我們堅定做以設計為入口的平台建設,就是對未來行業話語權的建設,我們堅定地走產業互聯網之路,我們創新“BIM+AI+loT”模式,創造阿拉丁BIM雲平台,重構建築與裝飾行業的產業新秩序。未來,誰能重構產業新秩序,做到革命性的價值創新,誰就可以掌握這個市場。


目前,一千零一藝(ART1001)阿拉丁BIM雲平台以阿拉丁BIM設計工廠形式在全國落地,計劃未來三年落地1000個城市,建設10000條阿拉丁BIM設計流水線,服務100000家裝飾企業和1000000設計師用戶。